首页 > 会员之家 > 会员服务 >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该如何发力?听听专家们怎么说

 

 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碳达峰”“碳中和”成为热词。那么到底何谓“碳达峰”“碳中和”?如何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呢?

 

天津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李强

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在于“控碳”

碳中和、碳达峰两个概念中的“碳”,实际上都是指二氧化碳,特别是人类生产生活活动产生的二氧化碳。碳达峰是指二氧化碳排放总量在某一个时间点达到历史峰值,这个时间点并非一个特定的时间点,而是一个平台期,其间碳排放总量依然会有波动,但总体趋势平缓,之后碳排放总量会逐渐稳步回落。

 

碳中和则是指企业、团体或个人在一定时间内直接或间接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总量,通过二氧化碳去除手段,如植树造林、节能减排、产业调整等,抵消掉这部分碳排放,达到“净零排放”的目的。

 

科学数据证明,当前严重威胁人类生存与发展的气候变化主要是工业革命以来人类活动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所致。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在于“控碳”,其必由之路是先实现碳达峰,而后实现碳中和。2020年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我国向世界郑重承诺力争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努力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2021年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扎实做好碳达峰和碳中和的各项工作。

来源:北京日报

 

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副院长杜祥琬

要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能源)系统

第一,要从人类文明形态进步的高度认识能源革命。目前全球都认识到能源低碳化事关人类未来,“碳达峰”和“碳中和”是两个里程碑,更加清晰地标明了本轮能源革命的步骤。

 

第二,“碳达峰”不是冲高峰。我们提出2030年碳排放强度要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比要达到25%,风、光发电装机要达到12亿千瓦以上。结合这些指标,我们可以理解,“碳达峰”不是攀高峰、冲高峰,而是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达到最大值然后下降。

 

第三,能源转型和能源安全保障并行不悖。在能源转型当中不仅要保证经济社会发展必要的能源供应,而且还要增长。从长远看,能源结构优化会使效率更高,使我国能源更独立、更安全,更好地保障环境安全和气候安全。

 

第四,我国宣示的“双碳”目标立足国情,符合“共区原则”。从“碳达峰”和“碳中和”的时间节点来看,我国和发达国家有所区别,这与我们的发展阶段有关。这一目标既体现了我国和发达国家的区别,也展现了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担当。

 

第五,不仅要发展高比例非化石能源,而且要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能源)系统。构建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要把新能源开发和智慧电网、储能等灵活地集成起来,使系统具备柔性、平衡功能。

 

第六,节能、提效是实现“双碳”目标战略之首节能、提效首先要从产业结构调整入手,也离不开技术进步、管理节能、文化理念提升等。

 

第七,实现双目标中国困难不小,挑战不少。包括产业偏重、能源偏煤、能源效率偏低、发展方式和能源体系惯性大等。如果转型不利,将导致落后和低效投资。目前,我国碳排放值远远高出碳汇值。“碳中和”就是要把碳排放值大大降低,让剩余排放量和碳汇能力、碳移除能力相等,所以目前我们的着力点是减排和低碳。

 

最后,要认识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要把握好节奏,积极、稳妥地走好每一步。

 

 

中国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何建坤

各地区要抑制高耗能重化工业产能扩张的冲动

首先要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通过发展数字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控制煤电、钢铁、水泥、石化、化工等高耗能产业的扩张,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使单位GDP能耗快速下降,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增长。

 

“十四五”期间,要严格控制煤炭消费量的反弹,最好能够实现煤炭消费零增长,到“十四五”末实现煤炭消费稳定达峰并开始持续下降。

 

同时,我国要大力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到2030年前,经济发展新增加的能源需求,基本要由新增的非化石能源来满足,化石能源消费总体上不再增加。

 

此外,为实现二氧化碳排放尽早达峰,我国还将制定系列政策和措施,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的双控制度。同时,要继续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实现减污降碳协同效应。

 

各省区各部门要远近统筹,切实贯彻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理念,抑制高耗能重化工业产能扩张的冲动,加快形成绿色低碳循环的产业体系。

 

来源:新华网   作者:高敬

 

全国政协委员、南通大学校长施卫东

加快能源互联网建设

当前,新一轮能源革命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开展。我国碳排放主要来源是化石能源消费,电力行业占41%,是最大的碳排放来源。电力清洁低碳转型是实现能源绿色转型的重要组成部分。建设能源互联网,推动能源电力生产向绿色、低碳转型,推动能源电力消费向高效节能转型,是助力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必由之路。

 

电能作为清洁高效的二次能源,在终端领域创造经济价值的效率为石油的3.2倍、煤炭的17.3倍,煤、油、气、风能、太阳能等各类能源都可以转化为电能加以利用。建设能源互联网,搭建能源开发、转换、配置和消纳的基础平台,能够在确保电力安全的前提下,最大限度提升整个电力系统的效能、效益与效率,推动能源电力生产向绿色、低碳转型,推动能源电力消费向高效节能转型。

 

预计2030年,我国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推进全国可再生能源规划研究,科学优化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明确近、中、远期发展目标,制定分年度、分产业、分区域的能源消费总量、能效、碳排放等综合性、约束性指标,促进可再生能源科学发展、合理布局,指导能源互联网建设和科技创新工作。

 

此外要加快推进全国能源互联网建设。强化政府调控,在政府统一引导下,统筹推进能源互联网建设标准体系,优化完善全国能源互联网顶层设计与发展布局,将能源互联网规划深度融入区域规划、国土空间规划、产业规划。加大能源互联网关键技术和设备的科研投入,构建“产学研用”相结合的体制机制,鼓励行业内优势企业跨领域组建创新中心,着力攻关,突破核心领域关键技术。

  • 来源:中国科学报
  •  │ 作者:
  •  │ 编辑: bjnyx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