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申请入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家视点

吕建中:对增强央企科研院所创新动力活力的几点思考

发布时间:2017-08-14 09:23:26    来源:北京能源协会    作者:吕建中
    

14.JPG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吕建中主结合院所承担的有关中央企业技术创新战略研究课题成果,围绕中央企业的技术创新实力及其所属科研院所的战略地位、面临的主要矛盾和挑战,以及如何进一步增强技术创新的内生动力和活力等问题,进行了系统的演讲,并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受到与会科研院所代表的关注,也得到专家的好评。

一.央企的技术创新实力及其所属科研院所的战略地位

拥有丰富的科技资源:

央企的研发经费投入占到全国总额的25%左右,十二五”期间,央企的科技/研发投入不断增长,年均增长8.7%2015年,央企研发投入3778亿元,研发投入强度1.68%;科技投入强度达2.35%;央企通过绩效考核、激励政策、专项基金及多种筹集资金等方式保证科技投入。

央企拥有的研发人员、工程院院士均占全国的20%以上,央企的科技人才队伍不断壮大,领军人才越来越多,截至2015年底,央企拥有科技活动人员157.1万人,其中:研发人员77.2万人,拥有中国工程院院士187人,中科院院士42人;硕博比达31.65%

央企不断加强内部科研机构的建设,2015年,央企在国内建有研发机构2627家(集团直属研发机构346个),“十二五”期间年均增长7.11%;在境外建有研发机构73个(合作共建19个,购买或并购31个);拥有各类国家级研发平台近600个。

央企拥有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占到全国总量的50%十二五”期间,央企拥有的各类国家级科研机构数量快速增长;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数量从2011年的49家增加到2015年的90家。

取得了丰硕的科技创新成果:

央企拥有有效专利和发明专利数量年均增长率超过30%十二五”期间,央企获得授权专利33万项,其中发明专利授权量10万项(占全国的8.8%,占全国企业的22.3%),截止2015年底,央企拥有的有效专利40万项、有效发明专利13万项;2015年,央企获中国专利金奖7项,占该奖项总数的三分之一。

央企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和技术发明奖数约占全国获奖总数的三分之一,十二五”期间,央企共有450个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和技术发明奖,其中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1项(占总数的85%);在国家科技进步奖企业技术创新工程项目奖中,有12家央企获奖,占获奖总数的43%

央企在国家重大科技和工程攻关中发挥主力作用,央企承担完成一大批国家重大科技和工程攻关项目,特别是在载人航天、高速动车组、蛟龙号载人深潜、超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等重大项目的技术创新和突破中,发挥了主力军作用,在重要的科技领域,央企形成了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成果,打破国外技术垄断,填补技术空白,实现从技术跟随向技术引领的历史性跨越。

在产学研用协同创新中占据主导地位:

央企在产学研用协同创新中占据主导地位央企通过产学研结合、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合作、央企之间的强强联合,创建或参与技术创新联盟等方式,不断加强协同创新,带动相关行业发展;央企牵头的国家及地方产业技术创新联盟达159个(国家级104个,地方55个),搭建各类“双创”平台247个,发起和参与设立的创新发展基金超过200只,募集资金总规模近6000亿元。

二、央企科研院所需要进一步激发技术创新的内生动力和活力

多轮驱动下的央企创新,缺乏来自市场竞争的压力和动力:

政府主导的创新模式,企业对市场竞争、技术发展的关注度不够,央企的创新资源配置较少依靠市场。

对市场竞争对企业创新影响力的弱化,导致科技成果转化动力不足。

对企业家及企业家精神的认知不明确,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企业直面市场竞争的创新压力和动力。

央企内部科研机构“转制”不彻底,缺乏创新活力:

部分转制科研机构依然存在原有事业单位体制的影子,行政化色彩较浓,对科研成果转化和商业化推广积极性不高。

多数央企对内部科研机构直接套用管理生产单位的制度、办法、流程,严重束缚了科研机构及其人员的创新积极性。

央企在分类管理内部机构时,科研单位收入和待遇标准普遍较低,薪酬和奖金额度有限,对高端人才吸引力较弱,导致优秀人才流失。

国家有关促进科技创新的政策在央企难以落地:

国家科技政策措施主要针对独立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及科技型企业,对于规模庞大的央企所属科研机构,不在政策激励范畴之内。

在落实国家创新政策中,常面临着与企业现行的计划、财务、人事等管理制度的冲突,导致国家促进科技创新的政策无法在央企落地。

在产学研合作方面,国家政策倾向于鼓励高校、科研机构与企业合作,而对企业风险分担和激励机制则考虑不够。

一些政策在执行时将央企排除在外,如研发费用的加计扣除,地方省市在执行时,往往不把当地的央企科研机构纳入考虑之列。

三、思考与建议

央企要持续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

研究国家鼓励创新政策与企业先行制度冲突的解决方案,开展内部各种制度协调、配套政策完善,推动科技体制机制改革措施落地。

遵循科技工作规律,在科研院所管理中逐步去行政化。

放宽对科研项目的经费管理,对直接费用简化预算、对间接费用总额控制,为科研人员“松绑”。

建立让在研发和成果推广中做出贡献的有关人员从科研成果转化应用中受益的运行机制。

促进国家创新激励政策在央企落地:

明确将央企或国有大中型企业所属的科研机构纳入国家有关鼓励创新发展的政策范畴,对有关鼓励政策与企业现有管理制度不一致的,允许科研机构优先执行国家的鼓励政策。

完善央企政绩考核体系和激励政策,建立科技创新、产业发展等相结合的考核评价指标,积极探索鼓励创新,宽容失败、责任豁免等“容错”机制,保护勇于创新的企业领导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对于竞争性或商业性央企,积极推进职业经理人制度,增加市场化招聘高级管理人员的比例。

支持央企科研院所牵头国家重大产业技术攻关项目:

继续安排央企牵头承担重大产业技术攻关项目和国家重大工程项目,使那些涉及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及行业发展的重大、核心、关键技术始终掌握在央企手中。

依托重点工程和重大科技项目,加快培养创新型人才。

支持建立央企主导的产学研用协同创新平台,有效整合利用内外部创新资源,打通创新链条,实现创新链与价值链的有机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