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申请入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家视点

定价机制缺位 :大多数煤制气企业生存艰难

发布时间:2018-12-04 14:47:31    来源:北京能源协会    作者:杜济寿
    

05_副本.jpg

          日前,在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煤化工专委会年会上,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中新能化公司总经理吴秀章谈到:煤制气产业并不乐观的发展现状。

目前,包括大唐项目在内,我国已有4个煤制气项目投运,其中3个长期深陷上游煤炭成本高企、中游运输管网垄断、下游气价低迷等困境,出现长期亏损,无力实现良性发展。

气价一降再降,示范项目陷入亏损

20131228日,新疆庆华煤制气项目一期工程产出合格天然气,并正式进入中石油西气东输管网。彼时,经过国家发改委当年对非居民用天然气气价的调整,全国平均门站价格(中石油等天然气供应商向下游售气时的销售价格)已由年初的1.69/立方米提高至1.95/立方米。

两年后,国家发改委再次发出通知,自20151120日起降低非居民用天然气门站价格,全国平均降幅达到0.7/立方米。新疆的非居民用天然气门站价格更是降至1.15/立方米,成为全国各省区中最低的门站价。此时在新疆地区,中石油通过门站销售的管道天然气价格已跌至1.15/立方米,远低于与新疆庆华此前约定的1.60/立方米合同价格,出现“倒挂”。

经历市场大幅波动后,“价格谈判”开始成为新疆庆华与中石油业务往来的关键词。据李旭光介绍,在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201611日起,中石油方面暂停向新疆庆华进行结算。因中石油的结算款是新疆庆华唯一的资金来源,后者随即陷入严重的财务危机,资金链一度崩断。“为确保国家示范项目能够暂时生存,在新疆自治区政府的帮助下,双方同意暂时先按1.15/立方米的临时价格进行结算。”此后,随着国家两次降低增值税率,这一临时结算价又分别下降至1.13/立方米和1.119/立方米,大幅低于合同价,新疆庆华随即进入漫长亏损期。

行业亏损面大,产购双方各有说辞

同病相怜的还有大唐13.3亿立方米/年的一期煤制气项目。事实上,除内蒙古汇能16亿立方米/年煤制气项目因其产品以液化天然气(LNG)形式直接销售,无需通过管网运输而实现盈利外,国内已投产的3个煤制气项目,目前全部因价格问题而处于亏损状态。

大唐项目一期于20131224日并入北京燃气管网,并正式向北京供气。先后历经4次降价调整后,大唐项目的含税结算价格已由运行初期的2.72/立方米,降至目前的1.77/立方米,降幅接近1/立方米。此前中石油借着国家发改委调整天然气门站价等机会给我们降价,而后来北京地区的民用气价每立方米上涨超过0.2元,中石油给我们的价格却没变。说实话,按照现在的价格区间,大多数煤制气企业根本生存不下去。

成本居高不下,定价缺乏固定参考

目前,如果煤价按照160/吨计算,我们的项目仅生产成本就要1.11.2/立方米。原料成本占到生产成本的1/3左右。财务成本占30%左右,其它就是设备折旧和人工等成本。

大唐项目的原料成本占比则高达60%。目前,中石油方面对大唐项目产出的煤制天然气收购价格比新疆庆华项目高出约0.6/立方米,其中大唐方面原料成本居高也是重要原因之一。近年来,能源价格剧烈波动,煤价从300/吨涨到600/吨,国际原油价格从45美元/桶涨到高时85美元/桶,但20162018年的3年间,天然气价格却没变过。

煤制气项目盈利水平受限的核心原因是进入管道的天然气售价太低。无论是新疆庆华,还是大唐克旗等项目,如能按照最初合同约定的价格销售,企业都是能赚钱的。但因天然气管道由中石油一家控制,煤制气企业长期缺乏定价话语权,实际气价与合同约定的价格差距较大。

存量项目堪忧,后续工程难以推进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煤化工专委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9月底,我国煤制天然气产能为51.05亿立方米/年,今年前三季度总产量为20.06亿立方米,产能利用率仅为52.4%。预计四季度受冬季需求旺盛影响,产能利用率将有小幅提升,全年总产量有望突破28亿立方米。

根据《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十三五”期间,我国煤制天然气生产能力目标为 170 亿立方米左右,其中新疆准东、新疆伊犁、内蒙古鄂尔多斯、山西大同、内蒙古兴安盟被列为煤制天然气项目建设重点。

正是鉴于种种优势,煤制气市场广被看好。全国已建、在建及拟建项目数量总和曾一度超过60个,若悉数投产,未来产能将达2600亿立方米/年以上。这一数量甚至是《煤炭深加工产业示范“十三五”规划》目标170亿立方米/年(到2020年)的15倍之多。

但如今在运项目一亏再亏、投资企业热情大减,行业整体举步维艰。从备受热捧到极速降温,究竟是什么限制了煤制气发展?煤制气企业集体反映的核心问题:定价机制。

纵观其发展历程,煤制气自身的确存在一定不足,但作为一个国家层面的战略产业,没有一个合理而完善的定价机制,产业也将失去稳定、健康发展的前提与基础。在困境求生的背景下,若大面积发生现有项目转产、后续项目断层等情况,将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工作造成隐患。什么才是真正适合煤制气行业的定价机制,这是当前亟待寻求的答案。(北京能源协会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