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申请入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家视点

杜祥琬:对碳达峰、碳中和的八点思考

发布时间:2021-05-07 14:58:40    来源:    作者:
    

 4月24日,由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指导,中国投资协会能源投资专业委员会和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政府主办的“2021‘碳中和·零碳中国’峰会暨第四界中国能源投资发展论坛”在北京未来科学城国家能源集团会议中心顺利召开。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杜祥琬以《对碳达峰、碳中和的八点思考》为题作主题演讲。杜院士在演讲中指出,我国当前正处于双碳目标下的关键历史节点,转型不力将导致落后和低效投资!必须尽快针对短板领域进行发力补足。

杜.jpg

以下为演讲文字实录:
1、从人类文明形态进步的高度认识能源革命
因为碳达峰、碳中和,是能源革命的两个里程碑。中国之所以进行如此高强度的能源革命,从根本上说是基于人类文明形态不断进步的自我要求。当年煤、油、气的发现与利用,极大提高了人类生产水平,使人类由农耕文明进入到工业文明。但是工业革命200多年以来,人类在取得巨大进步的同时,也逐步认识到化石能源的过度开发利用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当前非化石能源的空前进步,正在促进新一轮能源革命,能帮助人类由工业文明进入生态文明,这是必要的,也是必然的。
2、碳达峰不是冲高峰
碳达峰目标提出后,有人说还有十年,要充分利用冲击高峰。对此我明确反对,我认为一定要把2030年前碳达峰目标与中央提出的2030年碳强度比2005年下降60%的目标联系起来统一考虑,我国的碳达峰目标一定是通过碳强度的逐步降低实现的!
 
3、低碳转型与保障能源安全并行不悖
当前,有同志提出了双碳目标会不会影响能源安全、会不会影响经济发展的担忧,这也是一个误解。能源低碳转型是一种进步,它与保障能源安全是并行不悖的。我们在实现双碳目标的过程中,不但要保障能源安全,还要借力新的能源结构实现经济增长。预计十四五期间推进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的同时,能源总量将增长2%左右,能源结构进一步优化,能源效率进一步提升,中国能源供应更加独立。
 
4、宣示双目标符合“共区原则”立足于我国现实
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工业革命尚未完全达成,我国提出的双碳目标符合“共区原则”——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肩负责任共同而有区别的原则。当前各发达国家已经自然实现碳达峰,而我国是自主承诺争取2030年前达峰,这就是一个区别。所有的发达国家他们承诺最晚2050年碳中和,而我们承诺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也是一个区别。但是我们充分表达了与世界人民共同肩负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责任,所以说中国是一个有高度责任心的发展中大国。
5、能源转型不仅要发展高比例非化石能源,而且要构建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能源)体系“能源转型不仅要发展高比例的非化石能源,而且要构建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体系”,这是最近一次中财办会议上提出的目标,这不是简单要求增加非化石能源、减少化石能源,而是要求从电力(能源)体系上做出根本性变革。要基于新的电力(能源)体系保障能源供需,势必将实现众多重要的技术进步。
 
6、节能、提效是实现双目标战略之首
当前我国单位GDP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3倍,相较前些年的2.0倍实现了显著进步。单位GDP能耗相较世界水平倍率如果进步到1.0,意味着我国实现相同的GDP总量每年将减少10亿吨标准煤消耗。要实现双碳目标,节能、提效问题首当其冲。而实现节能提效的方式就是产业结构调整,高耗能产业不能再任其冲动发展,这一点已经中央屡次说明。所以我们要通过产业结构调整,通过技术进步,最终才能让我们的节能、提效工作真正取得显著进展。
7、双目标的困难、挑战
我国要实现双碳目标确实将面临很大的困难。我国正处于双碳目标下的关键历史节点,转型不力将导致落后和低效投资。所以我们必须要有针对性地补短板,要解决产业偏重、能源偏煤、效率偏低、发展方式和能源体系惯性大(路径依赖)等问题。此外,我们现在是碳排放值大于碳汇值,所以要把着力点首先放在减排上,同时也要注意增大碳汇、碳吸收、碳利用规模,弥补减排边际效应,这就是碳中和。双碳目标也是我国新的发展机遇,要补短板,转方式,用新的理念,赢得新的发展。
 
8、实现双碳目标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
实现双碳目标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我们要把握好发展的节奏,积极而稳妥地推进。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实现,会带来一系列经济社会的进步,会催生新的科技、新的能源、新的工业、新的交通、新的建筑和新的投资。正像这一次中央财经会议上说的,它会深刻推动我国的经济、社会的变革和进步。与此同时,这几十年要同步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实现国家的可持续发展。
“能源转型不仅要发展高比例的非化石能源,而且要构建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体系”,这是最近一次中财办会议上提出的目标,这不是简单要求增加非化石能源、减少化石能源,而是要求从电力(能源)体系上做出根本性变革。要基于新的电力(能源)体系保障能源供需,势必将实现众多重要的技术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