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申请入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要闻 > 宏观经济

热点解读:国有企业“竞争中性”原则

发布时间:2018-10-18 15:21:37    来源:北京能源协会    作者:杜济寿
    

微信图片_20181018150520.jpg

         近期,国有企业“竞争中性”一词受到专家媒体热议。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2018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的发言中说到:中国的出口产品中,外资企业的出口占比较大,约占45%;民营企业出口占比也很高,几乎达到45%;国企出口的占比仅为10%。下一步,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我们将加快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竞争中性”原则未曾在官方文件中出现过

在中国,国有企业“竞争中性”原则主要存在于一些学者的研究中,还没有在中国官方的文件中、在中国高层官员的讲话中提到过“竞争中性”。所以,易纲的表态很可能是中国高层官员首次表示中国将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在中国官方的语汇中,过去曾经有过多次“内外资一视同仁”,“国企、外企和私企一视同仁”的表述,但本次易纲行长的讲话很可能是“竞争中性”首次经中国官方认可。实际上,“竞争中性”不仅是泛泛而谈的“一视同仁”,而是有具体标准与含义的。

什么是国企“竞争中性”原则

回顾历史可以了解到,“竞争中性”是澳大利亚1990年代为促进经济繁荣而设计的竞争原则与政策工具,旨在促进公共企业与私人企业平等竞争,以消除扭曲竞争机制的外部因素。竞争中性推崇政府企业公司化、监管中性、全成本定价等基本政策工具,辅之以公共垄断结构调整、关键设备准入放宽、监管立法回溯审查等措施,并以国家竞争委员会(NCC)为中心重塑竞争实施机制。

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后来对其进行了进一步的发展,在国企与非国企并存的情况下,确保国有企业与政府的之间的联系不给国有企业带来额外的竞争优势。OECD确认的“竞争中性”的内涵包括:企业经营形式、成本确认、商业回报率、公共服务义务、税收中性、监管中性、债务中性与补贴约束、政府采购等八方面的标准。

舆论为什么热议国企“竞争中性”原则

实际上,近期在国内外市场,国企问题都引起了不小的关注——在国内,民企对国进民退的环境感到悲观;在国际上,国企成为美国在贸易战中攻击中国经济的一个把柄,也成为欧洲对中国企业心生猜忌的一个重要理由。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召开的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B20)阿根廷会议,在中国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国企扭曲竞争”列为议题,直接引发了中国拒绝参会。这些都足以显示,国企问题已不是一个小问题。

在这一背景下,易纲以中国央行行长的身份提出要对国企实行“竞争中性”,这一表态立刻吸引了市场的关注。这是代表了中国政府对国企改革的态度转变?还是中国官员在国际场合讲的“客套话”?市场对此充满期待,也充满好奇。

国资委对国企“竞争中性”原则的解读

101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资管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就被问到“竞争中性”原则的政策内涵,以及未来对于国企的发展有何影响。

彭华岗认为,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国有企业已经总体上已经同市场经济相融合。经过改革以后的国有企业和其他所有制企业是一样的,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这与“竞争中性”原则是一致的。我们提倡“所有制中立”,反对因企业所有制的不同而设置不同的规则,反对在国际规则制定中给予国有企业歧视性待遇。对于国企和民企的关系。要坚持用“两个毫不动摇”来认识、来把握国企民企的根本关系、长远关系: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这“两个毫不动摇”已经写入了宪法,是指导我们认识和把握国企民企关系的根本原则。

 “竞争中性”对国有企业并不是新事物

其实,“竞争中性”对国资监管的已有的探索实践来说并不是新事物。中国国企改革的思路其实就包含了与“竞争中性”同向但更完善的改革方向,也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竞争中性”的形成贡献过中国经验和发展中国家做法。

截至20183月,中央企业63.7%的资产和60.8%的净资产都在上市公司里面,都按照上市公司管理的法律法规接受公开监管,其经营信息和完成公共政策目标的情况都在上市公司定期报告中予以公告,这在信息披露上把国企和其他上市公司提到了统一高度。

我国国有企业的现状与欧美诸国力推的竞争中性规则的要求存在较大差距。竞争中性规则的兴起与推广势必会对我国国有企业在世界市场上参与竞争造成障碍,增加我国参与国际贸易投资谈判的负担,如何应对该规则所带来的挑战是摆在面前一个重要课题。(北京能源协会杜济寿编辑)